因无法证明系区块链终端设备购买方,故两审法院均以无直接利害关系驳回

2021-04-18 17:33:15 阅读
本案中,根据冯明贺提交的账单详情、增值税发票等证据,尚不能证明其为6台泰奇猫区块链终端设备的购买者,即现有证据无法证实其与本案有直接的利害关系,在此情况下,原审裁定驳回上诉人的起诉并无不当,应予维持。
深圳区块链纠纷律师
冯某A、北京神州泰奇互动科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审理法院:河北省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号:(2021)冀09民终962号   
  案由:民事>合同、准合同纠纷>合同纠纷>买卖合同纠纷
  上诉人(原审原告):冯某A。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神州泰奇互动科技有限公司。
  上诉人冯某A因与被上诉人北京神州泰奇互动科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河北省沧县人民法院(2018)冀0921民初2734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
  冯某A上诉请求:撤销原审裁定,请上级法院对此案给予重审、查清事实,公正判决。事实与理由:1、一审法院裁定错误,请上级法院查清事实,给予重判或改判。一审中,北京市海淀区质量技术监督局对被告做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证实了被告销售的泰奇猫区块链终端设备未经3C认证,擅自出厂销售,应属被告对原告有主观恶意欺诈行为。2、本案原告购买被告泰奇猫区块链终端设备6台是事实,购货时,原告是以网名回尔萨和叶孝松名字购买,但这两个网名都是原告以个人实名办里的手机号:187××××7538、139××××0297之后,原告用起的这两个网名在被告网站购买的被告该产品。为此,原告特提起上诉。
  冯某A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被告退回原告购货款5994元,赔偿给原告造成的损失17982元;2、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告于2018年1月份通过互联网看到北京神州泰奇互动科技有限公司推出一款名泰奇猫的区块链终端设备,公司宣传该产品可以赚取积分,还可以对接游戏,连接电视机播放电影等,原告于2018年2月1日,在被告官网付款购买了泰奇猫区块链终端设备6台,每台价格999元,共计5994元。2018年3月29日,原告收到所购货物6台,之后便开始使用,使用中发现产品质量与所购被告网站宣传不一致,相继出现:离线、发热连不上网等质量问题,后经原告从北京质检局官网查询得知,被告所销售给原告产品没有3C认证标志,曾被质检局处罚过,原告多次找被告客服要求退货或换货,被告总以各种借口推托,由此给原告造成损失17982元,为此原告诉至法院。
  北京神州泰奇互动科技有限公司辩称,我们通过公司查了后台,购买记录登记的用户名不是原告,是回尔萨,原告提交的发票,被告从数据库查询购买人也不是原告,其中两个是回尔萨,另一个是叶孝松。原告说被告没有3C认证,但是海淀区质监局处罚书办理的时候是因为员工失误没办理成3C认证,当时是4月8日办下来的,4月29日就有一部分产品销售了。原告购买设备的时候3C认证是由于员工失误没有贴。我们承诺7天内退货,现在过了7天了。原告没有购买记录,主体不适格。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能充分证明本案争议的6台泰奇猫区块链终端设备购买者为原告,冯某A不是本案适格的原告。综上,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之规定,裁定:驳回原告冯某A的起诉。
  本院经审查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二)有明确的被告;(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四)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本案中,根据冯某A提交的账单详情、增值税发票等证据,尚不能证明其为6台泰奇猫区块链终端设备的购买者,即现有证据无法证实其与本案有直接的利害关系,在此情况下,原审裁定驳回上诉人的起诉并无不当,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二O二一年三月十八日   

特别声明

  本网为非营利性普及电子商务(电商)领域法律知识公益网站,所刊讯息仅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及用于学术探讨和实务交流,该等行为既不代表本网所持观点、立场,也不意味着本网对其真实性、准确性进行判断,亦不构成本网出具任何用途之意见或建议。若所刊文章有来源标注错误或冒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权利人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上一篇:知假买假顶格索赔,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下一篇:因游戏账号交易平台未尽到义务,一审法院判其赔偿用户一半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