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店擅自销售含有“熊出没”系列美术作品形象的侵权产品被判赔偿

来源:中国电商法务网 2020-05-01 17:50:09 阅读
因某A公司无证据证明其请求的赔偿额是其因侵权所受到的损失或倪某B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且某A公司主张法定赔偿,本院根据行为人侵权行为的性质、主观过错程度、涉案作品的知名度、销售量以及作品的类型等因素酌情确定。
深圳电商纠纷律师
某A(深圳)动漫有限公司与倪某B、浙江某C网络有限公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
(2019)浙0110民初8283号
  原告:某A(深圳)动漫有限公司。
  被告:倪某B。
  被告:浙江某C网络有限公司。
  原告某A(深圳)动漫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A公司)诉被告倪某B、浙江某C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C公司)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4月2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10月2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被告倪某B、某C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某A公司起诉称:原告某A公司系“熊出没”系列美术作品的著作权人,依法享有该系列美术作品的著作权,任何第三人未经原告许可,均不得使用该系列美术作品。“熊出没”系列美术作品形象系原告为《熊出没》系列动漫影视作品创作的美术作品形象。截至2016年,以熊大、熊二及光头强为主要形象的《熊出没》系列动漫影视作品共完结电视动画7部,动画电影3部,舞台剧1部。《熊出没》系列动漫影视作品已在中央电视台等国内200多家电视台播出,观众好评如潮,“熊出没”系列美术作品形象已经形成了较高的知名度和市场价值。
  经原告查证发现,被告倪某B未经原告许可且未支付报酬,在某C平台开设名为“善人居家纺”的某C店铺,擅自销售含有“熊出没”系列美术作品形象的侵权产品,从中获得巨大的非法收益,侵害了原告对涉案作品享有的著作权,并给原告造成重大的经济损失。被告某C公司作为网络交易平台,怠于履行审查义务,为侵权行为提供便利,应承担共同侵权责任。故某A公司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一、被告倪某B、某C公司立即停止侵权,即立即停止销售使用“熊出没”系列美术作品形象的侵权产品,并删除涉案店铺的侵权商品信息;二、被告倪某B、某C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费用计3万元(合理费用包括律师费3000元,公证费1000元)。
  诉讼中,某A公司确认涉案某C店铺“善人居家纺”已无侵权商品信息,故不再主张第一项诉讼请求,并放弃要求某C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准许。
  原告某A公司为证明其主张的事实,向本院提供下列证据:
  1、某A公司企业公示信息一份。
  2、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公证处(2018)深南证字第24750号公证书(内含著作权登记证书)一份。
  证据1、2,证明原告为“熊出没”系列美术作品著作权人。
  3、浙江省杭州市钱塘公证处(2017)浙杭钱证内字第371号公证书(内含荣誉证书)一份,证明动画片《熊出没》以及动画片中各卡通形象的知名度、影响力。
  4、浙江省杭州市钱塘公证处(2018)浙杭钱证内字第7669号公证书(内含公证光盘)一份、公证实物一件,证明被告倪某B实施侵权行为的事实。
  5、公证费发票一份,证明原告为维权支付合理费用。
  被告倪某B未答辩,也未提交证据,对原告某A公司提供的证据放弃到庭质证的权利。
  被告某C公司未答辩,也未提交证据,对原告某A公司提供的证据放弃到庭质证的权利。
  对原告某A公司提交的证据,经本院审核,本院对真实性予以认定,作为认定本案相关事实的依据,至于本案侵权是否成立,在本院认为一节予以阐述。
  根据上述有效证据及当事人的陈述,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美术作品《熊大(童年版)》(共4幅作品)的著作权人为深圳华强数字动漫有限公司,作品于2014年8月15日创作完成,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版权局于2014年10月9日予以著作权登记,作品登记号为:国作登字-2014-F-00152283。
  美术作品《熊二(童年版)》(共4幅作品)的著作权人为深圳华强数字动漫有限公司,作品于2014年8月15日创作完成,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版权局于2014年10月9日予以著作权登记,作品登记号为:国作登字-2014-F-00152285。
  2012年7月,“熊大、熊二”形象在第三届中国十大卡通形象评选中荣获中国动画学会、深圳动漫节组委会颁发的“中国十大卡通形象”奖。2012年9月,动画片《熊出没》获中共中央宣传部第十二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2012年10月,电视动画片《熊出没》获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广东省第八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深圳华强数字动漫有限公司于2016年1月7日变更为某A(深圳)动漫有限公司。
  2018年5月10日,某A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熊剑向浙江省杭州市钱塘公证处申请办理保全证据公证。当日,熊剑在该公证处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使用该处电脑,打开相应页面,执行相关操作后进入某C网首页,在页面店铺搜索框中输入“善人居家纺”执行搜索后进入该店铺首页,在页面中点击商品名称为“宝宝夏凉被纯棉可水洗小猪佩奇儿童空调被幼儿园夏凉被1.2m午睡,¥38.12,已售22”图标及文字,进入该商品页面,显示:宝宝夏凉被纯棉可水洗小猪佩奇儿童空调被幼儿园夏凉被1.2m午睡,价格¥99.00-139.00,某C价¥38.12-53.52,累计评论4,交易成功13,库存1972件,共有颜色分类20个(涉不同的动漫形象,仅熊出没一款商品涉及侵权)。商品页面展示使用涉案动漫形象的该被控侵权商品的图片。页面右上方显示“钻级卖家:善人居家纺,掌柜:善人居”。该代理人付款53.52元购买前述颜色分类为熊出没的商品1件,订单信息显示:“卖家信息昵称:善人居,真实姓名:倪某B,订单编号143930783930961855”。同年5月17日,在该公证处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前述代理人对在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小营街道清泰街348号雪峰大厦接收的运单号为3360706094762的申通快递包裹进行拆包,公证人员对包裹内物品进行拍照后重新包装,将封存的包裹交代理人保管。同年5月24日,该公证处为此公证出具了(2018)浙杭钱证内字第7669号公证书。某A公司为此支付公证费1000元。
  庭审中,本院对某A公司提交的公证实物进行拆封查验,内有:申通快递详情单一份(运单号3360706094762)、空调被一条;该空调被上印有三个卡通形象,其中二个卡通形象被控侵权,其标签上标注“纯棉卡通夏被”,未标注生产者信息及品牌标识。
  庭审中,某A公司的代理人当庭登录某C会员名“西湖第一美女”帐户,在该用户“我的某C”项下已买到的宝贝中查找到订单编号为143930783930961855的订单,点击订单详情,物流信息显示:“物流公司:申通快递,运单号:3360706094762”。
  某C公司作为网络交易平台的运营商,具有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从事互联网信息服务业务。某C网(××)是某C公司开办的网站。
  另查明,某C会员“善人居”开设的某C店铺“善人居家纺”由倪某B注册并经营。某A公司为本案诉讼支出律师费若干。
  本院认为:某A公司提供的作品登记证书等文件证明其系涉案美术作品“熊大(童年版)”、“熊二(童年版)”的著作权人,其合法权益受国家法律保护,他人未经许可,不得复制、发行上述某A公司享有著作权的美术作品。
  关于倪某B的行为是否侵权。经查看,被控侵权的空调被上印有三个卡通形象,其中二个卡通形象主要为二只熊形象,均采用拟人化的表现方法,将该二个形象头部的耳、眼、鼻、嘴及头型、躯干、四肢与美术作品“熊大(童年版)”、“熊二(童年版)”形像分别进行比对,两者的构思、表现手法基本一致,形像近似;只是在嘴形、眼形、四肢、躯体的体位上存在较小差异;同时,涉案产品颜色分类明确指向“熊出没”;依相关公众的视觉感知,上述特征及因素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实质性相似,故涉案空调被上使用的二只熊形象分别与涉案美术作品“熊大(童年版)”、“熊二(童年版)”构成实质性相似,属侵犯某A公司涉案美术作品著作权的商品,倪某B在涉案某C店铺销售上述侵权商品,侵害了某A公司对涉案作品享有的发行权,而其未能提供有效证据证明被控侵权产品的合法来源,具有明显主观过错,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关于赔偿金额。因某A公司无证据证明其请求的赔偿额是其因侵权所受到的损失或倪某B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且某A公司主张法定赔偿,本院根据行为人侵权行为的性质、主观过错程度、涉案作品的知名度、销售量以及作品的类型等因素酌情确定;对于某A公司主张的律师代理费,其虽未提交凭据,因相应的行为已实际发生,该费用也属必然发生的事实,本院在合理范围内予以确定。同时,本院注意到如下事实:1、涉案链接项下的商品的某C价为38.12-53.52元,已售22件,累计评论4,交易成功13,库存1972件,该商品共有20个颜色分类,其中仅一个颜色分类的商品涉及侵权;2、倪某B系销售者;3、某A公司为维权支出公证费1000元、律师代理费若干;4、被侵权的美术作品有二幅,涉案作品的动漫形象享有较高的知名度。综合上述因素,本院酌定倪某B赔偿某A公司经济损失5000元(含合理费用)。
  关于某C公司的责任。因某A公司对某C公司已无诉请,故本院对某C公司的责任问题不予评判。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九条、第四十八条第(一)项、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倪某B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某A(深圳)动漫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5000元;
  二、驳回原告某A(深圳)动漫有限公司其他的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550元,由原告某A(深圳)动漫有限公司负担228元,由被告倪某B负担322元;公告费560元,由被告倪某B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并向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对财产案件提起上诉的,案件受理费按照不服本院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由本院另行书面通知预交。在上诉期满次日起七日内仍未交纳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特别声明

  本网为非营利性普及电子商务(电商)领域法律知识公益网站,所刊讯息仅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及用于学术探讨和实务交流,该等行为既不代表本网所持观点、立场,也不意味着本网对其真实性、准确性进行判断,亦不构成本网出具任何用途之意见或建议。若所刊文章有来源标注错误或冒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权利人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上一篇:电商平台不具有监控义务及事先审查义务,尽到一般合理注意义务不构成侵权和担责
下一篇:恶意刷单致网店商品搜索被降权,二审以破坏生产经营罪定罪处罚